追蹤
不在旅行就在往旅行的路上
關於部落格
澳洲打工度假: 持續享受旅行和生命中.....印度旅行
  • 1582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[澳洲打工度假] 撞袋鼠記

 我心臟狂跳。
 
發生了什麼事?????
袋鼠嗎???
可是那麼閃電一現和聲響,是幻覺還是怎樣?
 
我慌張地想著,之前聽過的話在腦中一擁而出。『傍晚和晚上開車要特別小心,那是袋鼠活動最頻繁的時間,常常袋鼠會突然跳到路中央。』『不是在澳洲長大的人很難體會在澳洲開車要注意的絕對不只是路,他們不習慣眼觀四方因此超極容易出車禍的。』『如果開車突然碰見袋鼠在路中央的話,千萬不能急轉彎否則鐵定出車禍的,也千萬別減速噢,否則袋鼠也很有可能會被捲入車底盤釀成大禍呢!』『如果撞到袋鼠的話,千萬要回去確認,如果死了的話最好拖到路邊以免影響下一位旅客,如果沒死但是傷重,與其讓他們痛苦地血流盡而亡不如一刀將他們斃了,如果母袋鼠袋中還有小袋鼠沒死的話,最好想辦法把他們救回去。』
 
怎麼辦?我一個女生在荒野中,要不要掉頭回去確認是不是真的撞死了袋鼠?或許袋鼠根本沒事吧(只不過稍微改變了一下行進方向是嘛),要是半死不活我用什麼把它斃命阿,澳洲人車上通常有準備尖硬的利器但是這是公司車會有這種裝備嗎?方圓百里無人的停下車自己發生什麼事了怎麼辦??良心和憂心相互拉扯,千頭萬緒在腦中翻攪,不知不覺車行了又好幾公里。
 
那個蒼白袋鼠的身影在腦中越來越清晰,碰地聲響也越來越真實,算了自己的造業自己擔吧,我心一橫,減速準備U turn。又滑行了幾百公尺,才在路邊看到勉強夠寬的沙地,我奮力地轉了一個夠急的彎,然後就……熄火了。
 
搞什麼!!???重新啟動車子,打擋,輪胎剛要擠上柏油路和沙地的高低差,再度熄火。
 
越來越慌張,天啊要是我被困在這裡,天色全黑手機完全沒訊號的,雖然只離resort不到十公里,但是等到同事們真的心想大事不妙才出來尋人的時候,也不知道哪一年了(而且也未免太丟人了吧)。
 
來來回回又試了幾次,最後我左打方向盤倒回原路,在沙地上前行一陣之後,終於順暢地開上原本回家的路了。後真的好險啊我大鬆一口氣,不過小袋鼠對不起,我真的真的試了,誰叫天命如此啊……
 
我驚魂未撫地轉入resort前的停車位,手裡握著鑰匙,訕訕地不知怎麼和老闆開口。墨綠色的camery,右前方塑膠保險桿的部份凹了小小的一塊,但是凹得還不深,好死不死第一次自己開公司車出去就搞成這樣,我一方面擔心自己要償付巨額的賠款,又不知道要不要悔恨延遲離開redbank gorge,用撞袋鼠交換美景的記憶。
 
走進resort時,老闆娘剛好站在櫃檯。我簡敘了事情經過,澳洲人一點也不大驚小怪地說,唉呦這種事常發生的啦也不是你的錯,人沒受傷最重要,吃點東西回房間休息一下,忘了那隻袋鼠吧。
 
『啊可是要是袋鼠沒死的話怎麼辦,我們真的不用回去確認嗎?』
『沒死的話你是要怎樣,帶回來養嗎?』
……
 
我默默地走回房間,幾個同事們聚集在對面房間裡看喜劇片笑得東倒西歪。
 
『我撞袋鼠了。』『啥?』大家回過頭來,七嘴八舌的問了一下事情經過,聽到我沒事車子也沒變得稀巴爛,目光隨即又回到螢幕上。唉呀別擔心啦,這種事情常發生的啦,不是你的錯是袋鼠的錯,誰叫他們這麼蠢硬是要跳到路上,袋鼠是害物啦少一隻不會怎樣。
 
真的是這樣嗎?回房泡了碗泡麵,我不停地想著,這輩也沒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(應該啦),我們家狗子古弟(米格魯的一生(真人真事改編!!!)跟黑米(又見流浪米克斯)都還是九死一生救回來的,厭厭一息的無辜生命我們也不忍看他就此凋零,何況是本來活跳跳(真的跳)的生命呢?生命本來就有存活的權利,人們自以為發明了機械和科技便可以主宰一切生物,開拓了道路反過來限制生存在這片土地上幾萬年的物種,走過自家土地之前非得停看聽。
 
填飽了肚子,心情也比較鎮靜下來,不管怎麼樣我還是該親眼見見袋鼠死活,不然我也睡不著,不過,我才不想一個人去。又走回對面房間,『Mark……』紐西蘭同事馬克已經整裝完畢。『我們走吧!』『你怎麼知道……』『不親眼看到你是不會死心的,對吧?!』年紀才二十一歲,頂著一副雷鬼頭,平時整天開玩笑超不正經,動輒酒醉到狂笑亂語(而且超會自爆內幕),這時心思還真是細膩到不行啊,大感動。

我們開上了大路,過了八公里開始減速,兩人眼光死盯著路面搜尋著袋鼠的身影。那邊那邊!喔沒事……只是一片木頭。啊那邊,喔不是看錯了。
 
然後,一個貌似動物的屍體橫在路中(而且是此向道路的正路中,而非我回來時的對向道路)。『應該是它吧。』馬克說。最不想發生的事情果然發生了。停了車,兩人緩慢走向那屍體。
 
天哪我從來沒看過這麼慘的死狀,一公尺不到的小型袋鼠(或Wallaby),肚破腸流,血白的五臟六腑胡亂地攤在灰皮毛上。我殺了牠!我殺了牠!我殺了牠!就這樣,輕易地,不甚強烈地『砰』地一剎那間,用我鋼鐵的防衛微微掃過這脆弱無助的生物,不甚著痕跡到自己幾乎無所覺,我就這樣殺了牠。念及此眼淚馬上大滴大滴掉下來。馬克抱著我,安慰地說:『我想牠死得很快,至少不會很痛苦。』
 
牠才這麼小,來到世界上也沒有很久吧,想必頑皮地到處探索新奇世界吧,我就這樣碰地一聲催毀了牠全部的機會全部的可能,還有這麼多地方沒去過還有這麼多事情沒看過吧。整條路就這麼長,我回家的路也就這麼二十分鐘,你就偏偏撞上來,你本來打算要去哪呢?
 
馬克跩著小袋鼠的尾巴往路旁的草叢去。『忘了吧,一切都結束了。』
 
等一下,讓我再看牠一眼!我跳進草叢中,蹲下來摸著小袋鼠,輕輕地和牠說著話,對不起喔小袋鼠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請你去天堂裡愉快地跳著吧。毛軟軟地但還有些粗糙的質感,頭好小喔我們家古弟頭也差不多這麼小吧。然後我突然看見小袋鼠黑亮亮的眼睛圓睜,其中有震驚錯愕真正死不瞑目,我嘆口氣輕輕闔上了牠的眼皮。據說動物死亡之後二十四小時之內還殘有聽覺,該為牠唸些咒吧。書到用時方恨少,這時到底該念什麼咒啊?大悲咒?我胡亂念了一些『南無阿彌陀佛』『嘛呢呗咪吽』,直到自欺欺人地覺得比較好了,才把小袋鼠永遠地留在West Macdonnell Ranges。
 
隔天全resort上下全都聽說我撞袋鼠的事,紛紛跑來安慰我。
 
「哎喲怎麼沒把袋鼠帶回來,不然我們今天就加菜了耶!原住民至少都會把尾巴割下來(何苦用箭茅或是槍—如果車更好用的話),好歹煮頓袋鼠尾湯。」
 
『別難過了,我之前也撞過袋鼠,這麼大隻的喔(比劃著)跟人一樣高。』啥,那怎麼辦你有受傷嗎?『沒有啊,我開的是四輪傳動的車保險桿這麼大,袋鼠當然飛出去囉!』
『我朋友還撞過牛喔。』
『我撞過Emu(很像鴕鳥的澳洲特產動物)!』
『小小袋鼠根本不算什麼,我之前開車時整隻Wedge tail eagle(全澳洲最大的老鷹,翅膀張開可超過兩米)迎面衝上來,這麼大隻的喔(比劃比劃)比我的擋風玻璃還大呢,然後就……碰!!!』『然後呢?!』『當然是當場斃命阿,擋風玻璃還碎掉了呢!老鷹的頭還插進來喔,跟我才距離這麼近(比劃比劃),很猛吧!』『……』旁邊的愛爾蘭同事附耳過來:『我猜他是想安慰你……』
 
『這樣啊……所以撞袋鼠算是小事就是了。』
『當然囉,而且從今天開始,妳就是澳洲人了!!!沒撞過袋鼠根本不算澳洲人啊!』
 
於是我受到了澳洲人的終極肯定----就在撞死了袋鼠之後……


 
 
Shadow如是說:
黃昏時是袋鼠最活躍的時間,避免在此時段開車。如果不幸撞到袋鼠的話,記得把車停到路邊,回去搜尋袋鼠的蹤跡,並且非常注意安全,否則下個被撞的可能是自己。
 
如果袋鼠已經死了,將之拖到路邊,附近的原住民至少dingo(澳洲土狗),可能儘快就會來解決之,不然就會變成禿鷹的食物。如果袋鼠傷重,與其讓牠們在沙漠中在劇痛中回憶一生緩慢死去,不如將牠們一刀斃命,使用厚鈍的物件往脆弱的頭骨砸去,可以將你我和袋鼠的痛苦減到最低。有些人會不忍想要將袋鼠送往動物收容中心,但是傷重至此的袋鼠已經很難復原,這麼做通常只是把自己要下的那一手丟給別人做,讓自己好過些而已。母袋鼠腹中的小袋鼠,若是存活的話倒是值得一救,通常一個月大的小袋鼠可以用奶瓶餵養(我就有看過客人帶提籃,裡面不是嬰兒而是隻袋鼠寶寶,超級可愛的噢。),可連絡動物保護中心尋求協助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