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不在旅行就在往旅行的路上
關於部落格
澳洲打工度假: 持續享受旅行和生命中.....印度旅行
  • 1582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讀《War trash戰廢品》

在當時台灣問題在聯合國擱置的情況之下,在中國戰俘營也分化為國民黨及共產黨,不是此營就在彼營,戰爭結束之後去台灣還是遣返中國,一翻兩瞪眼。而兩方都想要壯大自己的勢力以爭取更多的發言權,暴力、好言相勸、組織戰,無所不用其極。例如親國民黨戰俘在營中佔多數,相對強勢,他們偷設計共黨擁護者並在其身上刺上反共抗俄,若那人表示想遣返意志便殘忍地割下那片皮肉警示眾人。主人翁雖想遣返,無關什麼自由主義還是無產級革命的理想只想與老母未婚妻團原,也其實是戰俘營中的大多數人意志,他數度在兩方陣營之間搖擺。
 
看兩方戰俘營的比較非常有趣,簡直是大社會的縮影。在共黨營中,很快地建立起黨的團結會,效率驚人。分組命首長,迅速團結。共產黨把每個人的苦難,同帝國主義、封建主義、官僚資本主義的壓迫連繫起來,他們信仰馬克思主義宗教式的狂熱,足以讓各人奮不顧身的為黨犧牲,成為被黨操弄可悲的棋子。國民黨重禮節虛名,權力腐敗,講求私人兄弟關係,當權者擠壓弱小,不過相形之下國民黨的仇恨比較簡單和弱小,雖然自由度高但講難聽一點就是一盤散沙(!)。
 
最後戰爭結束,劇情反高潮式的急轉直下。全數戰俘皆遭清算,拔官去兵職,幾乎都不得善終,主人翁更是回家才得知老母過逝未婚妻跑了(一切都為了什麼~~)。相較於在戰俘營中的忍辱求生,殷殷期盼歸回祖國,最後什麼也沒有,顯得很諷刺。
 
看完這本書後,我熱血沸騰的寫信給我在哈佛念歷史博士班的朋友,建議他把他探討漢奸和韓奸的博士論文寫成小說:要寫成像戰廢品那麼好看噢。我們都認為,歷史小說是讓普羅大眾了解歷史(尤其是戰爭)的最好途徑。一場由韓國出發而捲入數國的戰爭,除了韓國電影『太極旗』式的熱血,戰廢品用完全不同的角度詮釋戰爭,讓我們看到從未思索過的嶄新面向。
 
不過轉念想想,即使不是戰俘,管你在戰場上殺敵無數意氣風發,戰爭結束後也就什麼也不是了,更甚者,戰爭激發出人性殘酷的醜惡,非你死即我亡的情境矇蔽良知誘發無法控制的舉動,又看盡血腥暴力不人道的殘缺,他們再也無法回到戰前的單純,心理的陰霾揮之不去,也成為另一種層次的『廢品』。在遠藤周作的『深河』裡也有描繪這樣一輩子在噩夢中入睡的軍人,只求到恆河中洗滌罪惡。我在澳洲時認識一個韓戰時被紐西蘭送去的毛利人,毛利人向以驍勇善戰著名,在戰場上也履立功蹟,誰知韓戰結束之後紐西蘭翻臉不認人,最後是澳洲政府收留他們,才免於無家可歸。我在他家住了三個星期,第一次和戰爭中存活下來的戰士有這樣深厚的接觸,除了學了一些怎樣拆除地雷之類,感覺起來不太有用的東西,在他身上,我感到那種無法癒合傷口的惆悵。他說跟他同梯的弟兄,大多對於戰爭有巨大的罪惡感,那種罪惡感無影隨行,即使年齡漸長各自都在社會上有個工作家庭,也永遠都不會消失。最近,他們同梯的軍人年紀漸長子女也成年,身上負擔減輕很多都決定要回到越南去,幫助聯合國拆除地雷(因為是他們埋的),對戰爭造成的錯誤盡一點貢獻,也讓自己好過一點。他是一個好人,對我如同女兒般的疼愛,對朋友兩肋插刀的情誼,但是破裂的婚姻,動輒和鄰居的爭執,對於社會的激烈不滿,我在他身上看到的是另一種的『廢品』,也深深為他們惋惜。但願根基於人性裡的暴力和憎恨,不要再在戰爭的形式中具體化,留下難以撫平的傷痛。

延伸閱讀:
柯裕棻老師看《War trash戰廢品》:現實不能忘記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