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不在旅行就在往旅行的路上
關於部落格
澳洲打工度假: 持續享受旅行和生命中.....印度旅行
  • 1582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Thick description 厚描法-Clifford Geertz季爾茲

厚描和淺描有何不同?厚描並非鉅細靡遺的描述,更非流水帳式的敘述。這個厚,厚在現象背後的意義層次,現象怎麼產生,認知,解讀,而不管其怎麼被他人利用。他舉了一個例,小男孩眨眼可能因為沙跑進眼中,另外一個跟同伴打暗號,另一個則是痙攣,更惡劣的還模仿痙攣的小孩,甚至對著鏡子練習這個惡作劇,光是觀察不足以表達箇中意涵。人類學其實像是剝洋蔥,層層解碼下去的,現象的本身像是繪畫的顏料,不過是種媒介罷了。
 
季爾茲批評當事的文化人類學界,認為文化存在人們心中,因此他們找尋規則,形式(見古典時期的討論),想定義之。但文化是一種公開的,大眾的,人類學的功用是與其對話,而不是試圖為他們說話。因為即使是我們再怎麼客觀,我們仍是從自身觀點出發去闡述他們怎麼思考、行動,因此主觀無所不在。我們的民族誌,無可避免的是『創作』,甚至像是小說般的人造物,有其根本上的『不完美』。這樣的人類學聽起來似乎一點也不科學,好像無法『驗證』?但這也正是其價值所在,我們所做的努力在於使其儘量『中肯』,而非使用我們那『科學式的想像』去和陌生人的生活接觸。
 
人類學家最重要的工作是,書寫,書寫,書寫。他們把甚至連當事人都淡忘的事件,在特定的時間點刻畫下來成為『描述』,像文物般地保存下來供作研究,即使並不完美。季爾茲認為理想中的民族誌,是個『顯微鏡』。並不是說人類學中沒有大系統的分析,而重點是把小事件放在大脈絡下分析,頗有『見微知著』之意。而人類學家並不是去研究一個村莊,而是在村莊裡研究。
 
民族誌的作用類似於醫生診斷病人,觀察症狀做分析做出個別診斷,而不是導出通則,而每個病人的狀況不同,也不能拿這個人的診斷書去預測下個人。
 
有個印度傳說,說世界是馱在一隻烏龜背上,那隻烏龜又是站在那呢?另一隻上面。一隻站在一隻上,無止境的延伸下去。好吧,我們說厚描厚在背後的層層意義,但要追到哪一層才算厚呢?這點季爾茲說,意義就好像這些烏龜們疊在另一個意義上,永無止盡,而我們再怎麼挖掘都永遠無法達到底,挖得越深發覺自己所知越少,離底端還遠得很呢。人類學是一門『essentially contestable本質上可爭議』的學術,而他的價值其實不存在找尋一致的最後解答,而在於留下紀錄,使得答案有可能展現在我們眼前,成為可以被討論的材料。
 
讀這篇文章去了我半條命,因此也無法提出什麼批判。其實我很喜歡他謙卑的態度,認知道我們所能做的事情是本質上的不完美,也喜歡他提出的閱讀文本(文化)的概念,而挖掘事件背後的意義聽起來理所當然:P。但是他提出來的文化的理論,尤其是腳踏實地的理論,和概略式的通則到底差異為何,就像他自己引述的,要理解一個學科要看他怎麼做而不是聽他怎麼說,也要看看季爾茲怎麼寫吧。我想季老伯我會更愛你一點----如果你寫文章更清楚一點。

延伸閱讀:

峇里島看鬥雞my big cock我真的去巴里島看鬥雞了~
悼念詮釋人類學教祖--Clifford James Geertz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