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不在旅行就在往旅行的路上
關於部落格
澳洲打工度假: 持續享受旅行和生命中.....印度旅行
  • 1582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Asad Talal歐洲人看非洲和伊斯蘭地區(Two European Images of Non-European Rule)

首先,人類學這東西,畢竟還是在『歐洲』的『布爾喬亞』階級裡發展出來的一門學科,就是人們社會穩定不愁吃穿後才會想要去研究『異族』。而這些被研究的對象,泰半就是長期在歐洲政治經濟強勢影響之下的『異邦』,因此檢視這些研究不能不討論歐洲對其的影響及其歷史糾葛。

例如馬淩諾斯基Malionski說做田野的時候最好避開白人傳教士,而事實殖民歷史相對當地雖短,政治經濟力影響卻極大,且白人傳教士早已在當地耕耘出不小的影響,怎能說忽略就忽略呢?

阿薩德伯伯說,歐洲對於非洲社會和中東社會的(當時是八十年代主要人類學的觸角延伸處)描寫完全不同。非洲似乎處於一個政治結構相對穩定的狀態,統治者跟被統治者取得平衡(真的嗎,我都覺得非洲完全就是一個各族屠殺來去的地方,可能是盧安達飯店跟血鑽石看多了)。而相對之下被伊斯蘭統治的中東地區,卻顯得君主集權又專制,其中唯一的法律是伊斯蘭,其他的政策都是朝令夕改,亂成一團。不過這兩者的描述怎麼會差這麼多?

阿薩德的論述在,其歷史背景固然複雜,主要也是因為功能論者過於簡化事實(還是在罵功能論)。十九世紀以來,非洲基本的政治架構幾乎完全被西方殖民影響,因此多被『馴化』為一個行政部門,成為歐洲和當地土著的中間腳色。功能論者一方面本質上認同西方殖民,又理想化地試圖解釋當地未被西方統治前的社會,現在的社會問題被視為某種『小摩擦』。相對的,在歐洲盛行的『東方主義orientalism』者眼中,衝突在中東卻是政治野蠻的『證據』。

有趣的是,文中提到西方人對伊斯蘭觀點,和其對於非洲的最不一樣在,西方人對殖民前的非洲幾乎一無所知。但相對的,他們受到奧圖曼帝國的威脅,心中存有一種伊斯蘭『惡勢力』的陰影。一方面又懼怕土耳其勢力,一方面對於伊斯蘭女性問題及他們缺乏西方人習慣的上流社會(介於君主和人民之間則是learned man智者:Ulama宗教教師, Sufi Shaikhs蘇菲酋長等)耿耿於懷,認為他們違背『自由』『人權』的概念。

阿薩德的建議是,我們在探討所有的社會,都應該回到基本,探討數會凝聚的力量為何?秩序如何達成又如何被摧毀?在非洲應該重新審視統治者和被統治者的互動,而在中東應該把其還原到世俗的政治情況下探討,而探討統治者和被統治者被壓抑的關係。

嗯,雖然我也沒看過什麼歐洲的研究,對於阿薩德的見解我也無從判斷。不過再一次地,我又提醒自己人們可以抱有的偏見有多麼大,這也是我喜歡人類學的原因,人類學從不停止對自己本身的批判,不停思索自己觀點背後隱含的偏見,甚至到了skeptical疑神疑鬼的程度。認知到自己的不足,比起明明就一點不知還大言不慚的發表見解,無論如何都是美好的開始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