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不在旅行就在往旅行的路上
關於部落格
澳洲打工度假: 持續享受旅行和生命中.....印度旅行
  • 1582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我看澳洲打工度假的種族歧視

幾世紀以來以白人為主的世界種族階級,在台灣感覺尚不明顯,但是一走出國外卻格外深刻。尤其是在澳洲打工度假者,直接面對於當地澳洲人,以及來自世界各地的背包客(絕大部分是白人的歐洲人)競爭,即使是簡單的part time工作那種感覺都截然不同。在台灣的無所覺,也許只是把頭埋在沙地裡,面對全球化的世界,這只是一個縮影,一個預兆,如果我們無法面對它,也可以預期我們所代表的台灣在世界上的角色,將會有什麼樣的前景。
 
既然無法改變它,重點就是怎麼面對它?我碰過很多打工度假的台灣人,滿口抱怨說他們的雇主種族歧視,明明就是一樣的薪水歐洲白人偏偏就做輕鬆的工作,抱怨找工作的時候雇主看見亞洲人,對方還沒開口就說No。我也碰過很多台灣人,跟西方人一樣平起平坐工作還大獲好評,錢賺飽了也玩夠了朋友也交足了。這時候你看看前種人,找工作困難好不容易找到又薪水難看,但休假時後他們做什麼?多半成天跟台灣人混在一起,講講台灣的娛樂八卦,要嘛就是開facebook玩玩小遊戲,剩下就是大吐苦水罵澳洲人,抱怨打工度假一點都不如傳聞說的那麼輕鬆。
 
這種人,我都很想跟他們說,有人逼你來澳洲嗎?不喜歡請滾回台灣。
 
而後者,我從未聽起他們討論種族問題,並不是種族問題不發生在他們身上,而是他們並不視之為問題。我不敢說我跟西方人平起平坐,但是我自知自己天生弱勢在哪,就要加倍努力。很多時候我認為不是種族歧視,而是刻版印象。亞洲人的刻版印象就是,英文不好,難以溝通之外也不願意溝通,尤其是聽不懂英文時時常含糊過去假裝聽懂,最後可能出問題。但是亞洲人又有這種辛勤刻苦的印象,薪水再低也有人做。最後結論是什麼?亞洲人不是不能用,但是拿來做這些苦力再適合不過。這種事情,看看周遭不難了解。
 
例如曾跟我一起在蘋果園工作(世界上最誘人的水果)兩個韓國人,英文超級爛,但在青年旅館也整天跟韓國人混在一起,連旅館經理問他們說你們有工作嗎都沒聽懂,於是枯等一個月還是沒工作。但他們極端堅持不放棄,終於給他們等到跟我一起工作的德國男生離職才遞補上去。上班第一天,老闆娘非常有跟英文爆爛的亞洲人工作的經驗,用十倍慢速超詳細的解釋,這樣的蘋果不能採,這樣要丟掉這樣的留樹上,還比手畫腳用動作示範,他們點頭稱是。最後做了好幾個row之後,老闆娘發現他們根本就亂做一通,把他倆找來訓一頓:『我不是跟你們說過了嗎?你們根本沒有聽進去嘛!』兩人唯唯諾諾,點頭稱是。老闆娘更火了:『我寧願你們說No如果你們真的聽不懂。』兩人:『Yes,Yes.』一向脾氣超好有說有笑的老闆娘整個抓狂,『我真希望我把你們現在就fire!』兩人:『Yes,Yes.』這時我連忙打圓場,皇后娘娘息怒啊小人來跟他們解釋。最後老闆娘才忍住不當場開除他們,畢竟還是認真工作毫不抱怨,但是這週做完再也沒下次了。你說雇主對亞洲人印象如何?他是寧願用溝通良好有說有笑的歐洲人,還是這種亞洲人?有了這種紀錄,未來雇主要選擇,在只知道國籍的少數資訊下的兩方,你覺得他會做什麼決定?即使知道兩人溝通能力相當,工作能力也相當,在這種刻版印象中你覺得他們會選擇誰?你想要雇主打破這樣的刻版印象,你需要比西方人條件上優越多少,才能讓他們揮卻過去不好的記憶錄用你?不是雇主喜歡偏見,同樣也有英文不好甚至愛偷懶不付責任的西方人,但以我的經驗西方人就算聽不懂也會誠實問清楚(他們通常也不覺得英文不好是他們的錯,相較起來亞洲人聽不懂時就非常心虛)。大部分的亞洲都比西方人認真,因此我們不是沒有機會打敗他們,而是需要一個機會。
 
我算蠻幸運的找工作從來沒什麼大礙,而開始工作之後也通常得到肯定,因此離開之後每個雇主都歡迎我隨時回去幫他們工作。我不認為我是很努力的人,但是至少我嚐試了。在我後來工作的旅館,老闆前後用了三個台灣人,很慶幸我們三個都是英文中上,溝通無礙,友善認真的台灣人,即使沒辦法做到像西方人完全打成一片,但是在工作上我們的表現完全無可置喙。你想之後,老闆碰到台灣人會不願意用嗎?(澳洲打工度假怎麼找工作)
 
你抱怨工作難找薪水差的時候,我們在唸英文的時候你在做什麼?(學英文這種事(1-澳洲一年一路走來)我們努力展開友誼的雙手,主動邀請西方人試試亞洲菜,還是一起出去玩,即使英文不是全懂,但也希望他們可以體會台灣人的友善時,你在做什麼?我們抓住各種機會和澳洲人聊天希望能多了解一些澳洲文化的時候,你在做什麼?(澳洲英文俚語介紹-基本篇)沒有努力夠的人,根本沒有抱怨種族歧視的資格。
 
不知道自己是神經真的這麼大條,又幸運是個年輕亞洲女生,在澳洲從來沒感到什麼種族歧視,至少澳洲人不太毫無顧忌顯露種族歧視。甚至,西方人對亞洲文化還有挺有興趣(亞洲女生更甚,詳請請見The stuff white people like),兩相抵消我們也不見得弱勢。他們一開始不見得會熱情招呼,甚至比起對其他西方人顯得有距離,但是只要你透露出友善開朗主動開口的傾向,這一切並非無法打破。我認為東西方人好歹在交朋友上並沒有種族上的差異。溝通上的問題是有的,因為文化背景相差太大,語言能力,但並不是不能解決的問題。渾蛋是有的,但這種渾蛋在其他情況下也不是什麼善類,更沒必要在每個遭到不友善的情境直接把種族問題套在上面。碰到不平忍氣吞聲更不是好現象,總有人喜歡欺負弱勢族群,尤其他們打罵不還手。所有的努力都做了,還是覺得澳洲人很種族歧視,西方人種族歧視的人,才有資格破口大罵,傲氣地背包款款回台灣。在那之前,請你先檢討自己。我喜歡大部分我在澳洲碰見的台灣背包客,因為可以出來的很多人,也都經過很多掙扎和努力的過程最後才能實現自己夢想,同時也珍惜這個機會,但有些人碰到問題之後展現出來的態度真是令人不敢苟同。
 
我有時候在想,台灣在世界其他人眼中,連國家都不是。我們何其有幸,有幾代努力下來的資產讓我們有機會在世界上跟別人平起平坐。外面的世界,對台灣的認識真的很少,知道台灣『不知道是不是中國的一部分』已經很不錯,連早期Made in Taiwan的印象都逐漸消失,台灣對他們來講只是世界地圖上模糊的一塊,有也好沒有也好。我們在外面的人,每個人都是一扇小窗,讓外國人窺看台灣的機會。但是如果我們每個人都做好自己小小的國民外交,讓每個碰見台灣人的都或多或少有一些正面的經驗,而在他們自己的生活中慢慢發酵,才有可能影響他們身邊的人,那麼我們離未來的種族平等,才有更近一步的可能。如果我們每個人,都灑下小小的種子,那麼走在我們後面的人,才有嚐到發芽開花的可能。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,甚至減分的話,可以想像,後來的路,只有越來越難走而已。
 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