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不在旅行就在往旅行的路上
關於部落格
澳洲打工度假: 持續享受旅行和生命中.....印度旅行
  • 1582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尋找尊嚴-紐約賣crack古柯鹼小混混與澳洲原住民之路

Philippe訪問了這些在紐約街頭販賣crack的小混混,大多數都想回到合法的就業市場中,而非在街頭非法生存。但紐約從以往的工廠為主就業環境轉為辦公室服務工作。他們多在中學輟學,而當時有收入而不用在枯燥的課業中掙扎是很”拉風”的事,但整個大環境改變而他們卻不能改變的結果,就是於合法的就業環境不容,最後落得販毒為主。其中固然也有他們的問題,例如主要訪談人物Primo是個波多黎各裔的小子,過於懶散又不願屈就於低薪的工作,還更鄙視墨西哥或多明尼加人搶他們工作,或染上毒癮而販毒也剛好可以保證貨源,但他們自我毀滅的邊緣性工作,在Philippe的長期觀察之下,其實是他們對大環境中顯現出貌似反社會的驕傲,骨子裡其實是最脆弱無力的抵抗。Philippe大量使用一個『文化資本』的概念,簡單來說就是這些人不能理解服務業類型的工作裡,使用的衣著態度語言,即是努力嘗試也不得其門而入。例如他們穿上自己最好的服裝去上班(大概就是垮褲大T恤加金項鍊),卻挨得老闆”你在搞什麼,以為要去音樂節嗎?”的奚落;女上司要primo在下班後到她家讓她複查工作,在白人作者眼中是對他信任及器重的表現,primo只認為是惡毒不可理喻的行為;或作者的嗎媽要修理音響,他便放了十個鴿子的約火速前往修音響,修完又不知要如何索價因為她是朋友的媽媽。他們最難跨越的,不是專業技術的問題,而是在另一個文化形成的社會裡,不懂得遊戲規則,不懂得對方的『文化資本』。
 
讓我想到再西澳認識的朋友Melinda為幫忙原住民融合澳洲社會的計畫工作。除了上述提到的不計劃未來這點,原住民視金屬關係更甚任何事,家中若有人有喪禮便翹班守喪好幾天,有的公司裡請了幾個原住民,一天莫名好幾個人因故不到,挺是困擾。這是原住民無法融入白人的”文化資本”的例子。但白人在為原住民蓋社區時,相對也無法理解其文化資本。例如為他們蓋的水泥房屋並不受青睞,因為他們是習慣露宿的民族,結果就是屋內成了大型垃圾場,他們寧願在門廊或院子露營生火,因此原住民社區才會看起來比印度貧民窟還髒亂。
 
文化資本的跨越需要時間和自覺,需要許多的努力。在澳洲東岸時看見原住民社區頗為融入澳洲白人社會,感覺有希望得多,頗為欣慰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