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在旅行就在往旅行的路上

關於部落格
澳洲打工度假: 持續享受旅行和生命中.....印度旅行
  • 1507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澳洲奇人奇事-鯊魚口中逃生的護士

講話很快的Jeremy,因為在醫院工作薪水很好,也因為他想要多看看自己的國家,所以在自家附近的醫院任職幾年以後,就自願到南迴歸線以北的好幾個醫院服務(在澳洲,南迴歸線以北的醫院還有偏遠薪資加級)。他之前在Cairns凱恩斯附近的醫院,之後在Broome布魯姆,現在有兩個星期的假期,之後要到Darwin達爾文的醫院任職。聽起來是個還算正派的人(吧),我上下打量這個金髮,曬得黑黑的,明明就像衝浪客怎麼都跟我心目中的護士形象連不起來的澳洲人。不過,旅行越久,我的體認就是,越跟當地人混在一起,對於當地的事情知道得才會更多,學得更多。當下的直覺,是這人可非等閒之輩啊,一定有很多特別的故事。我們看了一下他的車,是一輛白色的四輪傳動Ute,所謂Ute是前面只有兩人座(頂多中間再塞一個人),後面是開放式像卡車一樣,這人的車上,除了簡單的廚具帳棚之外,還裝了一條船。在距離海岸有上千公里遠的澳洲中部,我們載著船旅行呢好妙!閒來也沒事的我倆,事不宜遲很快敲定明早出發。
 
烏魯魯的旅行也是很妙。我們第一晚因為打算省錢因此沒有住在國家公園裡的resort而在公園外15km的免費露營區(只是路旁的特別劃出的一小塊區域,好一點的有個涼亭,差一點的連個垃圾桶都沒有)紮營過夜,一早再驅車至烏魯魯看日出。晚上方圓百里被暗夜籠罩,只有我們和另一頭幾個人各自生著小小的營火。由於坐人家的車,用人家的東西,連分擔開車也不用,長夜漫漫閒來無聊,盡責的旅伴只好拿出我的小吉他,以破舊的和絃用我僅會彈的幾首歌娛樂佳賓,包括國民情歌五月天的『擁抱』。沒想到這時另一頭的人走過來打招呼,原來其中有一個台灣女生啊!
 
『我遠遠就聽到五月天的擁抱,一定是台灣人吧!!!!』於是兩個台灣人異地相認,哈。她跟一票比利時,法國人一起旅行,拿來了威士忌,伏特加等等的烈酒,加入我們,於是我們彈吉他唱歌聊天過了個瀟灑的夜晚,我得意不已自認是個盡責的旅伴,畢竟我還為我們的野營帶來了免費的酒啊!
 
選在八月冬天的時間遊烏魯魯,正是當地的旺季白天的氣溫宜人不至於過熱,不過中部沙漠的溫差大,夜晚卻可能降至零度左右。這個天才的帳篷竟然沒有外帳Jeremy酷酷的說,反正有睡袋啊,我躺在帳篷中,仰望都還可以看到星星耶。第一次和只認識一天一點都不熟的男生,睡在同一個帳篷,因為地上實在太冷了所以我們必須把一個人的睡袋墊在地上,兩人蓋著同一條睡袋。還因為我沒有枕頭,Jeremy好心的把他蓬鬆的大枕頭分一半給我睡。我默不作聲,心裡只感到無限的怪,搞什麼在澳洲沙漠裡上演什麼雙人枕頭啊:~~~
Jeremy大概也感覺出來了。
『欸!』
『幹嘛……』
『這是你第一次跟不認識的男生睡在同一個枕頭上嗎?』
『嗯……你呢?』
『不是啊,我還蠻常這麼做的。別擔心,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。』
『喔…』
 
Jeremy隨興的態度,讓我覺得自己好像庸人自擾,說什麼世界旅行者嘛,碰到這種時候還真是放不開。不知道是太冷,還是那種尷尬,讓我好難入睡啊,聽到他輕微的呼聲,我才沉沉睡去。
 
隔天早上我倆在寒風中醒來(車窗上都結霜了,我們竟然在沒有外帳的帳篷裡過夜嗚嗚嗚) ,兩人在帳篷裡互相踢來踢去沒人想先離開溫暖的睡袋,『你先起來把我的咖啡煮好,我馬上就起床了。』『誰知道你工具放在哪邊啊!你先起來啦!』最後兩人好不容易掙扎起床,煮了咖啡暖了身子才急忙動身,天邊已經露出肚白。

十幾分鐘的車程加上在入口排隊買票,才要接近烏魯魯時,太陽悄悄現身了。我倆面面相覷,世界聞名的烏魯魯最著名的就是日出和夕陽時分,我們開了四個多小時的車,外加(自認)詳細計劃,誰知就這樣莫名奇妙和日出擦身而過,什麼跟什麼啊!既然都不趕時間,於是只好又再住了一晚。這時Jeremy突然接到一通電話,他認識的導遊剛好在烏魯魯帶團,房間有雙人床外加上下舖,歡迎我們一起去住!前一晚還在寒風中瑟縮,隔一天竟然升級成一百五十塊一晚的motel等級,真是雞犬升天哈哈。
 
第二天我倆問清楚了日出詳細時分又精算了車程,五分鐘前悠哉地抵達觀景處,也如願地看了日出時分的烏魯魯。不料Jeremy朋友卻澆我們一盆冷水,烏魯魯最精采的景觀是日出前半小時。『什麼?!』我倆再度傻眼,不會吧我們又莫名錯過最精采的時分!除了再住一晚還能怎麼辦呢?之前我們還取笑國家公園的三日通行証,誰會用到三天啊,沒想到還真有這種傻子!不過也拜這個烏龍之賜,得以比別人更多的時間好好地詳細地看看這顆大石頭(【澳洲】澳洲的心臟-烏魯魯巨岩Uluru)。我們一共旅行了近兩個禮拜,也更讓我對眼前這位死裡求生的澳洲人有更深的一層了解。

他的故事,常常讓我目瞪口呆。
 
澳洲的海邊,鯊魚出沒,常聽聞有人被鯊魚咬斷腿之類的故事。我問常衝浪的Jeremy不怕嗎,他說『這沒什麼了不起的』。有一次他在家鄉Newcastle附近衝浪,突然發現自己的周遭都沒人了,往岸上一瞥,所有的人都在跟他揮手,五指併攏在頭上做出鯊魚的姿勢,原來海邊有鯊魚來了!『什麼?!那你不怕嗎?你怎麼辦??』『沒怎麼辦啊?就衝浪回岸邊,拍拍屁股回家啦!』 他說還有一次,他跟朋友兩人在附近衝浪,衝完浪心滿意足地回家,路上扭開收音機,當地廣播電台播報著『今天某某海邊有鯊魚出沒,沒想到還有兩個不怕死的衝浪客竟然還在海裡衝浪!』Jeremy掐指一算,這兩人,不就是我們兩人嗎?
 
我當下,聽了差點沒昏倒。心想你這人竟能活跳跳地出現在我眼前,簡直就是祖上積德吧!那你有看過真的鯊魚嗎?
 
『嗯,有啊!』有一次在西澳的Exmouth國家公園,他在及膝的海裡海釣,海床在他前面的地方幾米處陡降,因此他站在淺處將釣竿擲入深處。此時,有隻鯊魚就在他前面深海處迴游。『你都不會想要趕快離開嗎?』『不會啊,反正我想牠也沒辦法到我這裡來吧!』『結果呢?』『結果竟然可以哈哈。』大出他所料,鯊魚竟然為了吃Jeremy身旁一公尺處的一隻魚,整隻身體躍出水面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咬住大魚就縱身回深海處了。據Jeremy的說法,是真的快如閃電發生在一秒鐘之內,完全沒有時間反應。『那那那…你怎麼辦?』『嗯,後來就想說算了,那回家好了。』

『我的天哪,你不會告訴我,你也有鱷魚口中逃生的經驗吧!』『嗯,其實有耶……』
 
一次Jeremy在西北澳Kimberly的河裡,朋友幫他連船載到上遊,他再一路順流划行下來,因此只有他一個人。下午的時候,他把船停在岸邊,游泳到河中的沙洲釣魚,正想回去的時候。發現周遭有隻鱷魚,盯著他看。於是Jeremy就坐在沙洲上,不知如何是好。等了半小時,最後決定冒險游泳而過。『為什麼??』澳洲人聳聳肩『因為只有我一個人啊,手機又沒訊號,誰知道我在哪裡啊。我可能會在沙洲上等好幾天耶,當然就冒險賭一下啊。』想當然爾那不是隻飢餓的鱷魚,不然我的朋友大概無法跟我一起去烏魯魯冒險了吧。我再看了他一眼,衷心地覺得他現在好端端的坐著就是一種奇蹟啊!

男護士大多在急診室服務,幾年下來,不管斷手還是斷腳任何慘狀他都已經司空見慣了。人生嘛,把握當下最重要。Jeremy總是如是說。

有一次我做飯的時候,不小心有幾塊肉燒焦了,我歉疚地正想拿刀把燒焦的部分切掉,Jeremy馬上阻止我『不要切!燒焦最好吃了!而且還可以幫助消化喔!』馬上大嚼特嚼起來。呃,我可是從小被爸媽耳提面命到大,『肉類的燒焦會致癌呢!身為護士,你不知道嗎?』(話說大部分的西方人都跟我說,這什麼歪理聽都沒聽過……)
 
『嗯,當然知道啊,不過,誰知道意外跟明天哪一個會先到呢?癌症這麼遙遠的事,就甭操心了吧!』
 
我心裡默默地想,Jeremy以你的人生,這句話還真是真切得不能在更真切了。我親愛的朋友啊,以後也要加油,繼續死裡逃生喔,別讓我在頭條看到你的新聞啊……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